소개 |
도움말 |
개인정보처리방침 |
한국학전자도서관

검색 특수문자입력기



















HOME > 고도서
G002+AKS-AA25_55001_038_0038
상세검색상세서지이미지책구조보기기사구조보기
▶ 서명 :


二十七日己巳


曉陰 ○大殿惠慶宮中宮殿公除後問安 答曰知道 ○諫院呈告人員 並卽牌招事入啓 ○是曉應待鄭直長入番面看交代 而卯時已晩待來不來 陪隸裝直二名 亦緩未至 乃以留司使令一名發行 先訪本倅之胤君于南大門外七坡生鮮廛後 卽李熙川舊家也 初面相見 語及本縣事 兼慰來月初三祭事之臨迫 則張君言 昨日官便上來 有執事本宅書封 亟令馳傳矣 入覽否 余驚曰 未也 張君
▼원문보기95b  처음으로
曰 家中一奴 病未往呈 而官隸 則必往留于壯義洞京主人處矣 因請來住其家 家有二斜廊 可以分住 余曰 可感 但恐未安耳 亟還倉洞主人家 則仲建 已移于闕下 而衣物一樻 尙留置 似有更來之意 白先達 亦適至相話 ○陪隸裝直追至 以仁叔參禮來呈 亟令往尋家書于本縣京主人壯義洞家以來 卽今月十七日發者 急折以看 則溫弟書中 聞其病快差 大兒書中 聞其瘧一時暫熱 又送麻汗衫靑袱一裹 次兒書中 聞其無恙 惟輔兒鼈腹可念 大兒用牛黃略下一分爲式 又將迎宋君宇天針治云 又聞盧姪兄弟來 其兄 則歷慰晦村几筵 聞 金妹病稍間 姊氏亦無恙 其弟 則與大兒遍游邊山而歸 大略諸眷均安 麥亦免凶 惟旱乾之甚 雨亦不過一二浥塵 秧役無期奈何 ○是朝始雨 ○主人處 當給奴子粮饌二兩六錢 而裝中 只有一兩先給 ○命主人買黑束絹[주:퉁견]笠纓價一錢


自今月十一日未時東宮喪 至十四日成服前百官 皆淺淡服 十四日至二十六日公除前 百官 皆白布帽 白布裹角帶 白布團領白皮靴 燕居 白布笠白布道袍白布帶[주:士庶人燕居 並倣此 ○笠纓巾節並用白布]十四日公除後 百官 皆烏紗帽烏角帶白布團領白皮靴 燕居
▼원문보기96a  처음으로
黑笠黑束絹纓[주:網巾黑緣]白布帶 ○大抵官有高卑 祿有豊薄 各隨勢爲之 應用白布者 或以舊紵布一洗微渠穀草水 以取淡黃 如凍麻布色者 甚或以先王祥禫時 經用帽袍帶靴 深藏色陳者 出而用之 盖貧寠使然耳


齋衰朞年 至明年丁未五月十一日 乃闋矣

實職三品以下 卒哭後 借吉許婚三日

公除後 始許士夫葬祭

聞金判府事熤 以平安道寧邊人 車姓者 爲第一風水啓薦 使以撥馬召來 而栗木洞東宮墓所之議始定 惟山運年運不叶 不得以七月擇日 乃以閏七月十九日 交八月節以後 擇吉云

溫弟書末又云 本縣邑誌之役 其應納于玉堂監營者 共二件 仍舊戊寅本謄去 而本縣留上一件 則李士則 遍訴營邑 得許題追錄 急書于溫弟 要以先子 事實數三行幷錄 故溫弟 略約書送 而追聞一境混錄 非一二追悔何極 欲以還推不載 則衆慍必多 要我回報 又言 本倅 似當以致其箋文差使員 上京其時 當更付家書[주:又言 余付安君便 書末 不書年月 已以余精力甚衰爲慮 而余亦自笑自念若是言尙可供仕耶]


▼원문보기96b  처음으로
聞 成嬪 又方有娠四朔 則十月 乃産期也 上下大小 擧多傳說 而東宮魂宮 命移于新門內慶熙宮 或曰 此因産期 故有忌別移也 或曰 大駕將移御慶熙宮 故先移也

聞 本倅 果是初繼于張獻納澍[주:改名淀]而罷後歸宗云

朝後 以平服往大貞洞李參判秉鼎家 欲見則適値出外不遇 ○因訪李豊川東植于西小門內司倉洞 先見其長子相話 因請其大人 自外歸驚喜相話 李言 一自陞赴大丘以後 成致鳳 所爲一切 與我相反 我所付託各家 無不見辱 事事流聞 如日所覩 令其人買家三淸洞中 日與難流 賭錢雙陸 因失其妾于其流 而家無擔石 飢乏欲死 還可笑耳 ○轉訪鄭承旨景淳于會賢洞相話而歸 索朝飯餘存者 主女 以他新飯送納 余曰 吾無錢米 安可如此 主女曰 適有潔飯故耳

鄭承旨景淳言 頃者 宋書房基疇 來傳手札 而手風 不能作答 書至今耿耿然想遙 度此中事 不以爲慍耳 又言永感白首 固知不欲爲此行 然兩度副點 不可不一謝 宜乎遠來 今觀尊意 欲早自仝歸者 應以過六月大政 不得一邑而歸 則人或疑以
▼원문보기97a  처음으로
不樂於不利而去 此所以必欲先歸 然近年事 何必皦皦若此 姑且遲回 以觀勢耳 又言 頃長城金壽祖來言 左右於金參奉銘旌改題一事 大得衆謗云 故吾亦以爲此公 少年習氣未除矣 然觀其辭氣 似有別箇慍怒 何也 余曰 此人姻好不輕 但昨年渠敎 從弟 偸葬於河西別廟之後三步許 以致官訟掘移 而轉爲一門 門案所削黜 故其時逼逼 亦過門不入 以致彼慍耳 又言 金壽祖 與一他儒生來言 方爲河西享疏入京 未知湖南士論已歸一否 以吾所聞於京人者言之 皆曰 河栗 過仁宗之臣 一節之士 何遽至於陞享文廟 況若配享 則位當在牛栗之上 此豈非未安者乎 又言 嶺南士人 多是南論 近以朝家拂拭 外雖感悅而於朝家大小政令 心多不服 脫有事 則彼必無一人 倡義死國者矣 然其爲人多 剛勁不可以威制 不比湖南人之輕浮易制耳 以故朝家於彼 固多薦拔 未知湖南亦更有可用之士乎 余曰 執事 旣稱仁宗之臣 仁宗之臣 更有一丁遊軒 今其宗孫達性 年近五十 有文不出 亦可用也 鄭云 更有何人 余曰 有李思永者 故南人家 能文章不赴擧 父沒割股居廬 鄭曰 然乎因□問其姓名 又問有誰 余曰 兄弟之言 人必疑私 而家弟冑錫 亦數十年廢擧 實化氣質 而本來氣
▼원문보기97b  처음으로
魄 老去才局 眞朝家可合 一用於郡邑者也 鄭又言近來言語文字間 事多可怕 故一切書冊新刊行世者 吾不欲一見 恐有一語妄發者耳 余曰 此則固所深戒者耳 又曰 有河西六代孫金直賢者 方爲疏儒主人在京 卽金壽祖訟隻中居首者也 其非宗孫 而不得一孝陵參奉 殊可惜也 其宗其人之可用大勝於宗孫耳 鄭又曰 俄已以改銘旌一事 有所說 及不必更煩 然而此古昔前革事 亦今之博古好音者所爲 然亦何益於逝者 吾意 以爲衆論 雖發而不如不參耳 頃益山倅[주:其姪]來時 亦言不合於今日眼目矣 余問自位方曠 流聞後宮 又有娠果乎 曰果聞有娠四朔 向來懿昭世孫喪時 當宁在娠 亦正四朔前後事相符 豈亦異兆也歟 然朝家文字未出之前 亦不可經先發口也 又曰 頃聞族姪東喆之言 則典牲一署 亦非閑官 多可慮者云耳 又曰 素知平日所見文字 多非俗文 未知今行 亦携何書 余曰 今行初非久計 故不携一卷書 所以日常悄坐 非獨以眼暗故也 然平日所好之書 亦已十八九忘情矣 又曰 東
▼원문보기98a  처음으로
村李交河敏輔 舊日戚好也 此老 近不與老論相從 而日來此處消日相話矣[주:鄭令 猶用黑松子纓 此他人所去也]


令陪使令 更督尹在莘白靴之成 又令都家明日當赴東大門外二十里薩寒里 提調待命之所一邊早

早待令于此 以爲發行 提調 雖自以待罪 不欲見投刺郎廳 而郎廳道理 不可以此不往 只往門外不得見 而彼必知之 亦何不可之有 第修吾人事公禮而已 伻書金淸仲 報以鄭承旨景淳座上酬酌若干說[주:○興德官人來謁 以家書答付之意 丁寧中託]

今日政吏曹參判趙時偉末點 知敦寧李性源[주:旣喪]首點 兵正洪光一末點 掌令孟至大首點 持平李基恒末點 司直崔夢嵒 ○招尹在莘 以白靴買上事 痛詰嚴督 限以今夕 或明早投刺提調前矣 俄而尹吏 以一弊靴借呈 因言 提調罷職 出於過去分撥 ○掌務書員告目提調罷職云云 有說


기사메타
*


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