소개 |
도움말 |
개인정보처리방침 |
한국학전자도서관

검색 특수문자입력기



















HOME > 고도서
G002+AKS-AA25_55001_035_0664
상세검색상세서지이미지책구조보기기사구조보기
▶ 서명 :


二十一日癸卯


暘 ○張君歸 付士彬答書及其庶叔答書

答張士彬熺

楓山之邀 寄意良厚 歸後一念 亦覺黯黯 玆於令堂叔行次 又承袖致盛札 申以詩箴與夫先狀別幅 旣幸伊來 調治畧有收效 而發之於歌詠 約之於敬畏 一張一弛 無往而非度 若此無己 何虞乎不瘳 何虞乎有放 而先樂窩公齒與德 居然亦爲兄有矣 忝在相愛 寧不奉賀 乃若先沙村公遺集 糠粃之導 固以敬玩而僭諾 而自十二還稅 中經先山歲祭 觸風雪以病 猶未暇於繙盡 尙何能治筆硯從事乎 狀草之索 本爲資攷於譔序 而今乃更敎以別修一通 則其於先曉村公 日月不刊之文 非一家子孫之私者 何哉 牀屋架疊 已令人眼可駭 况弟之陋 又將何以求多乎前修耶 愚見如此 實心以告 兄必欲猶且强之 則謹依朱子大全中 爲人家行狀本文 附以後跋之例 庶區區景仰之忱 不至於全無所効 則於盛意如何 盖自來才性鈍滯 雖尋常文字 猶動費時月 其於關重大處 尤須閱歲 如向來先碣一事 已可見者 而兄則以病而索之急 令堂叔 則以行而督之急 弟誠茫然不知所以爲對 然弟家 於盧姪許 自多信便 隨其文成早晩 豈敢更煩專人 幸姑遲之 大阮及從氏胤哥 並聞康寧 而此便 昏至早發 不能面面修候 重可歎也 千萬眵眩不宣 只乞加護
▼원문보기137a  처음으로
以副遠誠 弟冢婦 尙未娩 二兒俱健 而次兒待其嫂娩 乃當東行 然若先月谷而後阿山 則其行應取淳玉大路耳 家弟 亦幸尾問 而有微痒不能伸謝 抑先集中可堪蹈舞者 輒用老泉孟子退溪朱子書 前後點批之爲者 他日奉歸 或不以狂率而深呵也 謹謝上狀 甲辰十月二十一日 損弟胤錫再拜 今庶叔有書有和 不以未面 而更敬以古之朋之道 榮感之極 不可以無謝 玆幷胎上


附張士彬和章[주:已附元藁下]

[주:平生不事吟咏 未嘗向人開口 今於瓊章 不可無謝語 罷戒構拙得 吾兄一粲可乎 甲辰陽月上澣 訥愚士彬]

邂逅楓山寺 殘花惜暮年 華簾留古壁 信筆壽幽阡 一點書燈炯 九秋月露鮮 臨分勤勉語 重覺百朋賢

附士彬畏庵箴[주:病構拙語 以望瓊報]

易着履虎 愬愬終吉 詩訓臨淵 戰戰無跌 有畏近敬 無畏易溢 溢則入畏 敬何淫逸 畏是天威 思保時日 山雷之贈 我居我述


▼원문보기137b  처음으로
答張之栻書

甲辰十月二十一日 郢丹黃胤錫 謹東向裁書 再拜上謝于守吾堂記室 伏以未面而書 此古人事 自百年左右 猶謂之希闊 况于挽近疏薄之甚乎 惟執事 以胤錫 旣忝姻戚 又辱先令公知獎 而惠然先施 申以華章寄意 縷縷在簡牘可仰 况其遙和四十字 風神興象音律格調 眞古云 水月鏡花不可撈模 不惟目今全湖 未易有擬 雖以向來梁霽湖李蓀谷 爲一代諸巨公所推詡者 亦恐無以遠賢 則不知胤錫 拙鈍衰朽之年 曷能坐獲 夫尺蔡拱璧之重也 誠感且珍 無以爲喩 然區區竊有自愧者存 而相愛之至 亦不敢終黙焉 何也 夫文章二字 不足以定人久矣 有堯之文章 有夫子之文章 此則經天緯地 制禮作樂 黃中通理 睟面盎背者之謂爾 降自秦漢 神徂聖伏 而百家騰躍 有以箋註爲文章者 有以小史爲文章者 有以詩賦爲文章者 凡若此輩 高不過毛鄭馬王 下不過班馬李杜而已 人未必皆 言未必中理 而猶可抗顔自命以文章乎 今胤錫一秀才耳 老駸駸學究 雖有時佔畢 而菁華已退 前塗轉遠 其於尋常結撰 爲人所强者 猶且自視欿然 不十易藁不敢出 矧於希天希聖希賢之事 又將何以生心哉 然孤露喪病以來 亦往往有發憤刊落一原奇功之願 而於人之托以文
▼원문보기138a  처음으로
字者 雖不敢盡辭 亦不欲以此得聲 何也 俯愧初心 仰愧古人 不得不爾 爾今執事 乃以文章士爲目而加之 豈其未面而不知心故耶 胤錫 於此誠惶恐羞赧 而又從而畏之也 夫實能文章 而得此名 猶非好事 則不能文章而誤得此名 尤非好事 年衰心弱 安得不畏之 畏之之極 寧欲塞耳合眼而不可得者 徐又自解以爲 吾尙有一段畏之之心 本自秉彛 近乎持敬 由是充之 庶可以不至於不畏入畏之境乎 蓋自王安石倡言三不畏以來 千古一點畏心 幾乎滅矣 夫惟戰戰兢兢之中 方做出眞正大英雄 如其不然 則是佛氏所謂天上地下惟我獨尊之類耳 雖曰無畏 多見其虛張 曷足議於眞正大英雄乎 且以古人自期者 膽欲大 以一身自飭者 心欲小 先須心小而後 方可以膽大 此又從上相傳至論也 人而慕古者 或眛乎此 則前後窒礙 左右衡決 大而刑禍 小而齒舌 皆此之招耳 可不畏哉 頃於令姪士彬氏之求題軒號也 輒以畏庵二字復之 以致夫相勉 而今其回示箴語 益見夫一得之取 胤錫於此自幸所貢之非謬 故旣用自勉 又爲執事勉焉 非執事實有不足 而爲是勉也 古云 君子一言以爲智 一言以爲不智 言不可不愼也 使執事能隨事而思一畏字 則百行萬善 咸由是出 而雖文章二字 亦不應輕施於非文章者矣 苟如是進進無已 夾持上達 又何止於詩字云乎 則胤錫他日不惟不敢處以友道 亦將虛師席之不暇 惟執事念之念之 書發有日 伏惟起居增衛 胤錫 方感瘋言不倫脊 弘恕幸甚 胤錫再拜


張之栻 卽同樞丈副室子 累編幕裨 文筆足用 其子猷煥 又中進士 父子久居京城 其父近三歲 方住故鄕 而於其嫡弟敬 則嫡姪士彬之以同樞丈碣役奔走也 不一追助 已有一門
▼원문보기138b  처음으로
之呵責 頃於楓山之會 又復不來 則其嫡姊夫盧彦敎氏 又斥以異類 敬則曰 有病故耳 此亦外禦而然爾 今於余之未一面者 猝然通書 附以和詩 而詩序 旣字我曰 永叟甫 又見推曰 文章士念 昔雲叟先生 嘗向弟坦行丈 稱余以爲博學能文言行忠實 其訓□則以爲 吾於子 未嘗不以所爲文字出示 要取可否 近又有人以子所爲文字者 往往來示 求余有所據述 然農祖以文字爲惡緣 至謂幾乎墨池中渰殺 盖被人目以文人 便非好消息 此不可不戒也 余小子 老去思之 益覺此訓之有味 則張生之遽以此文章二字加我 豈不可厭 况其字我者 亦見其自處之不恭也 夫士大夫之於有潛夫名者 苟其文行可交 則不以處地 而友之字之 無不可也 彼亦安可冒越 而待以敵者乎 如宋龜峯 文章見識 爲牛栗所許交 則其賢可知 但其自處不恭 於李山海位極人臣者 通書書面 直書其字曰汝受 上狀 不恭如此 無實德明矣 宜其被安氏八十年再還賤之禍 而莫之免也 今余於張生 不答則近隘 故不得不答 而禮過乎恭 辭有所諷 亦檀弓免子游襄之微義也 他日爲我子孫 而如張生處地者 尙懲玆哉


李子三氏 赴陽坡歷宿 ○西原安輝錫 自咸平北歸歷宿

二十二日甲辰 暘 ○李子三氏去 ○安戚亦行

頃者 路聞 金進善正禮陞堂上 今聞安君言 陞贊善 果的 又聞 金鍾秀九月末爲吏判 過四五政卽棄歸 又聞 五月成昭容所生女 以避寓出處闕外卽夭 命武寵臣任嵂主治喪葬 十月任嵂等諸武臣 因事幷庭棍 又聞 鄭趾煥因陳賀入京 特授大司諫 鄭榜
▼원문보기139a  처음으로
今月旬間 特授兵曹參判 南歸 ○盖當景慕宮進加尊號告由也 上親行祭 旣罷未及就次 而回視百官陪祭者 已皆先出 無一人在者 上以吏曹判書金履素差出祭官 有不選擇者 命盡罷吏曹三堂二郞 而以金鍾秀入參賀班 特授吏判 無何 金履素復敘云


又聞 成昭容父 本故承旨韓俊增廳直也 俊增死 以所後子之子文弘 蔭得載寧倅 貧甚 而成氏之父 爲米布衙門庫直 往往有所救窘 亦或頻頻往來 而俊增之壻鄭德煥 又因之相識 自辛丑七月聞 成氏有娠 則嫌不復許來 而跡始疎云

去月初 庭試初試 文六百人 武數萬人 而殿試則文十人 武五千餘人 後庭試殿試 則文八人 武四十人

初庭試文科十人

鄭最成 父弘德 居保寧[주:自全川移居]

朴蓍壽 父相漢

朴基正 父光冑 居大丘[주:新入京居]

李之聃 父萬休

金愈儉 父胤兆

洪義浩 父秀輔

崔時淳 父綱錫 居和順

尹光普 父東休 居尼城

金載謙 父熵 生父居京

魚用謙 父錫仁 生父錫文

後五慶庭試文榜八人

韓致應 父光迪

尹說 父以東 居京 新通持平謐弟

柳畊 父師喆 居京

李遇濟 父蓍龍 居溫陽

尹羽烈 父最東

金錫權 父必球

鄭允中 父弘一

鄭最行 父弘德 居保寧


▼원문보기139b  처음으로
安輝錫言 自京歸西原 路遇文官金晦彬 自京下居竹山者 自言 本渼上門人 而師喪以後 往來啓能家 今啓能雖敗死 而不敢自謂非其門徒 故因與世抹摋 不復求仕 又言 近年尋得其始祖金殷說墓于長湍地 外用靑石爲槨 內用白石爲棺 幷以銀絲 綴縫棺與槨之間 有銅鏡二枚 磨拭可照 玉楪八枚 銅酒注子一枚 並宛然無少損 但楪似玉疑銀耳 有刻于石云 誌石 直壙北五步 掘之果得誌石 舊譜所云 殷說 卽新羅敬順王子者 果合 但其下數世 與譜不合 此必譜誤 故搨誌文布告宗人 將改譜誤 盖羅末麗初 時在北宋以前 至南宋朱子家禮始云 埋誌壙南 似用溫公書儀 而自宋以前 必埋誌壙北也歟 初有人逼葬者 得短表石 有金公殷說等字樣 旋埋而匿之 爲坡州一品官會葬者所發 而子孫訟于官 得表石云

李士則 以其先祖竹谷公官敎 安施命之寶者 紅白牌 安科擧之寶者 及重試狀元試卷本草紅牌各寫 倅擧之寶者來示 督余撰年譜及跋 因宿 ○朴上舍光淳體素 來示明人張東海汝弼草書千字文 申洙[주:景濬父]所摸 卽聽蟬李震休所刻行 而河西草千字 實法此也 又示明太祖御筆忠孝節義四大字印本 及神宗御筆龍一大字印本 卽鄭愚伏
▼원문보기140a  처음으로
經世所得乎萬曆燕行者 而英宗丁丑六月 長興府使趙德常 得諸嶺出刊 藏本府者也 又以依余宿懇 倩金碩士允秋 刻製小壺樣圖書 一而篆山雷 一而篆越松 製法精工者遣余 金君 沙溪之後胤 故任實倅敏材之子 自丙申年間 流遯小白山中 因寓順興府中 精於數學印章 與金台履素相好云


明太祖高皇帝御筆忠孝節義四大字 各長三尺五寸 廣二尺二寸五分 神宗顯皇帝御筆龍一大字 長四尺六寸五分 廣四尺

右幷用本國丙寅石本 布帛尺一尺 準黃鍾尺一尺三寸四分八厘者

本縣理掾廳[주:刑房廳]重建上梁文[주:當在二十五日下]

兒郎偉 述夫 周立寇卿有府史胥徒之屬

宋檢刑例有律令格式之分

盖龍雲火鳥以來

莫不重乎民命

雖金元羅麗之際

猶各備乎吏員

良以 中外獄訟之緐 非官長視聽之獨審

後先詞案之別 須房局句注之互稽

由是 而笞杖徒流死贖之憲 可明

由是 而君臣父子家國之敎 可弼

所係則重

詎畧其徵 恭惟 國家 四百祚隆

千一運叶

星羅碁布錯府縣而會歸

玉條金科炳典錄而承守

伊吳城亦居一邑

而理掾寔列諸廳

仕于寅退于申因兼獨夜之襆直

少於七多於五永成三日之輪流

軍訴民呼擧有贊於㧡實

野鬨山爭希不導於析疑

天殃在一念之差亶宜奉法

人寃必萬方是濟匪曰舞文 豈惟勤慢之攸徵

抑或善惡之以判

第綠風雨萃於幾歲

爰致屋宇損於季秋 雁[]趨庭奈冠屨之罔庇

黝赤盈篋恐刀筆之靡藏

一席何安不堪奔命於鈴掣

四壁徒倚未免愆期於衡程 顧時詘而擧贏

幸天佑而人助

我知縣南侯 峻二品秩

屈百里才


▼원문보기140b  처음으로
起北地而莅南方休哉國恩之圖報

處今世面睎古道居然邑瘼之響治

玆當衙錧之大修

仍許帲幪之下逮 裘縮飪節交紛走於勸緣

木湊瓦輸俄突兀於竣役

上凌旁震纔獲新而無憂

冬溫夏凉殆視舊而不侈 於焉法吏有以佐三事

於焉工師有以合民力

及爾呼邪

聆我頌偉 兒郎偉抛梁東

日過台山曉送紅 已識生生天地德

長春和氣又光風

兒郎偉抛梁南

恩峯積翠恰挼藍 千年永與官家對

朝墓相看孰更參

兒郎偉抛梁西

道遙萬仞柱天齊 放言不用培風竝

且喜紺淸跡未迷

兒郎偉抛梁北

古郭崢嶸環紫極 休道三卿故族衰

鄕風曠世猶能國

兒郎偉抛梁上

晨開夕閉饒簫壯 嚴嚴公府此中存

努力竭誠咸輔相

兒郎偉抛梁下

桑麻烟火彌村野 但循欽恤至祥刑

不愧聯翩栖大廈

惟願上梁之後 農登國泰

訟簡官閒

昏宵絶挺刃之羣街市旣靜 一堂老少高眼

淸晝臥桁楊之影囹圄自空 八都蒼黎相忘

皇明大統餘分三甲辰 我

聖上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戊申 縣居進士 禦侮將軍前行世孫翊司翊贊 平海黃胤錫永叟 譔于城東龜壽洞之山雷室 所以 紀明府新績 而勉該吏能職云

二十三日乙巳 陰雪 ○朴上舍歸因以明皇御筆留借 ○李士則留 ○溫弟婢二上疑果痛出送

二十四日丙午 曉前雪旋晴 ○大雪節也 ○李士則歸 ○刑房吏金漢紀 以官令重修本廳 具紙幣 來乞上梁文 余哂曰 士大夫 焉有爲下吏作此文者 因郤之 溫弟從旁言曰 世之以文學自命者 往往爲僧徒作寺碑搭銘 惟彼無君無父之徒 而許以作文 誠不可也 今刑房 雖曰下吏 亦一邑民命之所係 一國律令之所委 况玆重修乞文 又出於官令乎 余因語金吏曰 吾意亦然 何必幣爲 但令爾等凡事恪謹 且於我一門一村 隨事盡情可乎 金吏鞠躬曰 敢不奉行 余乃令明夕伻來


▼원문보기141a  처음으로
二十五日丁未 暘 ○城主二十一答書 今日風憲金東海始克遞 納官令之無嚴可知 ○上梁文成 夕間刑廳主事金五龍告目來 幷答牌送去 ○星洞南柯里梁童 故載興之子也 以其先祖陶溪梁公夢說遺集一冊印本來示 始余三十年前己卯 此冊幷板在梁家 而求見不得 近又因人傳曉 而梁童果至 攷其行狀 則女壻門人同樞延安李惇亨 以肅宗甲子所撰也 李公季子參議益泰 以甲戌爲濟州牧使 明年乙亥 先刻鼇峯金公齊閔文集 繼刊梁公遺稿 盖梁公繼室 卽鼇峯之孫也 奉事曄之女也 梁公初娶兆陽林氏 有一子穀 亦文科典籍無後 繼室無子 側室子稑有二子 曰善 有一子 公嘗撰金奉事曄墓銘云 金公爲妻父行素服朞 好讀書 尤喜易深於蓍卦 如啓蒙火珠林等書 手不暫釋 壬辰之亂 募義弓箭 浮海遷行在 除禮賓奉事 光海辛酉 詣闕 獻所著易爻步明九卷 盖二十餘年積工也 傳旨褒嘉命授職 而吏曹不以錄云 有四子地生地成地千地兼 二女壻縣監梁夢說 宣傳官裵命純也 梁公南原人 以嘉靖乙丑生于全州城西舊第 十五歲通四書五經 不見鄭汝立 師生員李廷猉 十八九有聲場屋 壬辰之亂 丁外艱廬墓 丁酉中及第丙科 七月倭自順天衝全州 州人前縣監李廷鸞擧義守府城 自爲都別將 辟公爲從事官 誓死勿去 及南原陷 則府尹焚兵粮庫以逃 李公與公奮涕散去 公奉母避兵 至尙州界 敵鋒遮前 蒼黃入山林中 賊搜之甚急 公轉出覘賊 母恐被汚 以巾自決 歸視已無及 抱尸大慟 氣絶而甦 賊退 將負櫬歸 祔于父墓 又居廬盡禮一如前喪 亂定事聞 命旌母 初付仕入京 以同年之誼 一見金悌男柳希奮 知其俱戚
▼원문보기141b  처음으로
里 不復往 暫赴碧沙察訪 未久歸 卜居河彼西先墓下 敎授生徒七八年 從學者多成才決科 己酉除三嘉縣監 鄭仁弘居陜川鄰壤也 遠近守令奔走其門 公莅官三月乃一往 汝立惡其不卽至 欲試淺深 出周易示之曰 吾有疑難處 君其知否 公曰 後學管見 何以知之 王子適入京 仁弘 時以右相在城中 聞公至欲誘致 招吏曹政吏 令於明日政擬禮郎 速通情三嘉人尹銑朴思齊 並仁弘門徒 在座參聽 卽以告思齊 曾經全州判官 與公相稱城主者也 公聞報大驚曰 吾欲得薄邑救貧足矣 此言奚爲而至 朴城主 素知吾意 願急還解結也 未幾解歸 無意名宦 其操守之確 可知 不意得除海美縣 未朞而罷 以其坐忤權奸也 竟以廣文[주:敎授訓導提督官]坎坷五六年 少無慍色 所在盡職 勸進後學 士林尊仰 咸稱吾梁先生 後以江界判官赴京 郡人老少出餞 至有遠至礪山者 時朝廷政亂 廢母之議大起 太學凶疏繼發 新榜生進不參者 湖南若干人 而柳昌吉 偶言泮中曰 避疏之類 皆是判官梁某之門徒 故梁某禁之然也 館儒通于臺官 先令越署經 將請拿問 而公顧不知 幸賴朴尹伸救得免 戊午有胡亂 西北邊地文官守令 悉移入內地 公得移除定山 俄爲勢家子弟所相授 移興德縣 癸亥反正後 瓜滿而還 時議方擬大用 而未及解由 姑授成歡察訪 以事卽罷 乙丑丙寅不及叙用 丁卯春胡亂 世子南下 公以微疾强起 聚儒生百餘人 迎于公州 盖疏爲全州儒生製 疏請 分朝鎭撫爾 公旣暴露添傷 以六月卒于寢 卒之日 爲有工曹正郎之命 始公母寡居
▼원문보기142a  처음으로
敎以義方 雖賢父兄 無以加 公之仁孝淸白 本乎天性 而亦其母敎之力居多云 ○雪夜雨電 李廷鸞時賜號召募使 仍爲全州府尹 見四十四冊


二十六日戊申 雪 ○小室婢尹今 疑染痛

二十七日己酉 歸 ○以小室産事擲錢 過隙之復 ○李士則送白紙一束 資成竹谷世系年譜

二十八日庚戌 陽 ○谷城趙生允命來 自福峽過

二十九日辛亥 晩暘 ○泰仁綾橋朴生之子 以淸蜜來賣 ○曉夢宋君復 ○李震爀兄弟 以葬其妹夫甥姪來 ○長婦鷄新衾 ○溫弟婢二上 在出送處 果發汗

十一月一日壬子 曉前雪大雨雷電 令人皇恐 ○曉陰霏 ○謁廟□欲□漏處 ○邊君相徹 自京科歸 有書來 得長興洞鄭領相存謙及其哀子致綏 兩答慰狀疏 頃所託鄭令景淳書 則鄭令方就養于其子東驥昌寧衙中 而昌倅赴科上京 故以書付之 未有答 又所託趙察訪仁叔書 不知可傳處 不得傳 因以還余 ○郎廳庶叔□破墓 幷其子終錫同日葬 拘于家間孕婦臨月 不得往視可恨 ○長婦小室 産期入月可念 ○始修竹谷附錄之世系年譜 ○夜雪

二日癸丑 因雪 ○曉前 夢金哀應卿 覺起 念其貧喪拘産事 不得往慰奈何 ○尹婢乍入 又大痛出去 疑染奈何 ○夜夢侍先子于客舍大廳樓上 ○小室婢尹今 所患發汗

三日甲寅 暘暖終夕 ○曉前 夢遇趙廣州鎭寬 勸令及此家食時 大讀古人書則曰 吾已破薦矣 因言曾得余所製科義與人 不求備一領者 錄付門客 近得監試初試 此何兆也 ○小室自曉有産候 邀弟婦 率二婢納丹德今看護 午初初刻初 順娩得男[주:時用西洋牙盤平文日晷定]産後無他大病[주:是日晴暘之日 晷正支己午兩界 宜亦定爲巳正三刻末 而見頂心居正 故作術家定以午初]

四日乙卯 微暘 ○柳君震器來 自潭陽新寓 言去月妹婚時 聞水樓病添之報


▼원문보기142b  처음으로
五日丙辰 曉前雪 ○柳君夕告歸 聞金持平啓叟 通司諫副望

六日丁巳 暘 ○曉前 夢陪外舅于一官府遇李君世瑞 又夢李君溪鑑送其先系及廟及小轎內匡破者 ○韓君基復 還自京科 袖致小車洞趙奉事學良書及詩軸

七日戊午 陰南風 ○曉前 夢先妣在內東房 出蒼朮丸杏子大 色班襴黑白相雜者 遺小子曰 此頃張山陰所餽也 又夢余在月谷婦家 見亡室外三寸叔母吳氏[주:張君景顯慈氏]與諸婦女出次斜廊 分理五色線曰 此本官所要也 盖目余爲本官也 未知此何兆也 ○晨用大谷先天百策之四十八策 問長婦産事 遇未濟之中孚 朝後 鄭君志學至 示之則曰 當得男孫

昨得趙奉事學良書 十月初吉書 自書朞服弟 又稱同門 又云 歷永祐同守奉官 宗廟奉事移南部奉事 以發賣有惠 爲趙時俊褒上 授司甕奉事 其在宗廟 果擬樂書釐正 將致筵達 料外移職未果 自號西下 以其西小門外故也 書末附詩軸求和 故錄之如左

附齋室漫吟

寥寥庭院日遲遲 鳥ꟓ飛花更上枝 三月春風和暢氣 自然爲睡却忘詩

附和呈諸益博粲

寂寞寒宵對小燈 入齋齋况淡如僧 靑梅獻臘春猶早 白雪連冬瑞欲騰 歸橐蕭然寧有物乘田不遠愧無能 相逢未盡役勤意 十里溪山又二陵

附太廟直長差廟司

微臣職掌深似地 列聖精靈步降時 以鳴自□通帝坐 □□□□□□□ □□□□□□□ □□□□□□□ 屛氣出門餘敬在 □□□□□□□

附移職南部


▼원문보기143a  처음으로
移職是何處 聖恩隕自天 三葵傾日下 五柳立門前 聽松龜㕙匝 簿堆雁騖翩 奉公

宜竭悃 何憚汗沾肩

附南部直中値重陽

殘年烏帽愧黃花 又是佳辰不在家 呼酒滿盃詩放菊 風流猶或向人誇

附南部雜言用徘諧禮

家家輪授坐更牌 速者嚴明照律之 頑如掖隸喉司屬 奔命遑遑若置郵

[주:此友 盖記其在部檢屍時事耳]

高凭交椅亞紗簷 醫律諸官禮數咸 Ꟃ色灰封親審後 檢束文狀實因嚴

[주:此盖記駕動時事]

作意高呼掌務來 家前拿入鋪貰催 立房命闢先廂陣 重大臣皆馬首回



可畏天曹享色吏 有錢方始免分排 監入若感中門人 却恐遑陵命帖來

附乞菊

養菊君成癖 庭隅後案頭 須將一盆種 送慰索居然



晩節偏常愛 吾廬亦自幽 借花誠韻事 分賞靜中秋



種菊庭前久 秋來花信遲 根莖皆晩節 幽賞與君期

附監塗灰有親友差祭來戱呈

好官莫若二軍郞 多得銅來問或鏹 峻望陵園兼大祝 獨賢監役每運場

附贈金生大柱韻

中堂開博笑相邀 每道斯翁手不高 何須局上爭勝負 試看夫君氣自豪


기사메타
*


space